寻找“新大陆”:中国科技企业出海淘金

 

“出海”正成为中国企业的重要战略方向。除了腾讯、TCL、京东等巨头积极布局全球市场,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也响应国家 “走出去”的政策,在全球寻找和开拓更有潜力的市场。

对于中国企业的出海,有这样的归纳:第一波,是以华为、海尔、联想为代表的科技制造企业出海,在20年后都已成为各自领域的国际化企业;第二波是10年前BAT巨头开启的PC互联网出海探路,其间磕磕绊绊,但最终通过收购或注资完成攻城略地;第三波是2015年开启的移动互联网企业规模出海,已经出现多个用户规模进入“十亿俱乐部”的企业。

事实上,中国企业的出海已经扩展到各个领域。这既是大企业开疆拓土的战略,也是创业公司们寻求生存和发展的途径。不过,在中国企业国际化的进程中,不少公司仍面临着对当地投资环境不熟悉、招人难、经营难等问题。

海外淘金热

  

国内的手机行业是“出海”的一大典型。步入全球前十的中国手机厂商们均在通过拓展海外市场维系自身的优势,海外市场早已成为手机企业的第二战场。以新兴市场代表印度为例,2017年,中国厂商的市场份额从一年前的34%上升到53%。

广大的移动互联网开发者也没有放过这样的机会。猎豹移动、UC、SHAREit等移动互联网企业均通过复制国内的模式和本地化的服务快速在海外站稳脚跟。并且,移动互联网公司的国际化也从发展中国家蔓延至高端市场。移动互联网厂商APUS工作人员在MWC期间告诉记者,APUS已经在东亚和东南亚完成了大数据中心建设,2018年将会扩展到欧洲及更多地区。公司目前已为全球用户提供了超过7000个特征的用户画像,基于这些标签,APUS可以为每位用户提供个性化定制服务甚至场景化推荐。

作为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云计算具有强大的辐射和带动作用,与中国企业“出海”相辅相成。今年的MWC上,阿里云首次参展,并同步发布了8款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产品。其展台工作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是通信行业的会议,很多人会好奇为什么阿里云要来。“阿里云把自己定义为一家数据公司,目前阿里云建立了全球化的云计算基础设施,希望能为中国企业发展海外市场提供便利。同时,海外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也成为阿里云的新机会。”该工作人员也表示,虽然是第一次来MWC,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中国企业对外展示自己的热情。

在全球化程度最高的通信行业,华为、中兴除了在全球各地开拓市场,也深度融入当地的发展,在全球多处建设有研发中心,为当地政府带来就业和税收。通过扎根本土,华为等公司能与当地市场实现更好的融入,拓展企业文化和经营。

此外,中国在对外承包工程方面,也成绩斐然。商务部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1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7217份,新签合同额1443.2亿美元,完成营业额855.3亿美元。

两会建言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科技企业在诸多细分领域都有自身的优势,但与国际科技巨头公司相比仍缺乏整体竞争实力。

日前,全国人大代表、手机厂商小米创始人雷军在参加2018年全国两会时表示,小米预计将在今年年底或明年进军美国市场。雷军提案中的一项也是关于鼓励民营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雷军认为:“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民营企业也面临着对海外业务缺乏经验,对当地法律、法规、文化缺乏了解等诸多困境。这种情况下,他建议由商务部牵头成立‘一带一路’服务中心,并以此为基石建立起综合服务平台,助力驻在国的民营企业进行业务拓展合作。”

具体来说,“一带一路”服务中心应该建立与政府各相关部门、民间商会、金融保险机构等各方的联席机制,收集处理境外投资项目信息,建立“出海”项目库,及时组织企业进行针对性推介对接;并参与指导、规范企业境外经营行为,防止无序和恶性竞争;还应支持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相互配合,在产业、业务上分工协作“走出去”。

  

他特别提出,仅2016年我国外交部受理的领保协助案件总数就达到了10万余件,其中大多数为民营企业和公民个人,这表明民营企业在境外的安全防范能力与国企相比尤其缺乏。

  

在提升“中国制造”品牌全球影响力的部分中,雷军还提出:“建议国家建立相关机制,集中精力提升‘中国制造’全球品牌声誉和影响力,为民营企业快速跨过‘全球品牌关’提供指导和帮助。可以在沿线国家设立‘中国制造品牌大使’,让当地甚至国际上具有知名度的有识之士担当,以文化交流乃至市场活动的方式,推介‘中国制造’产品,助力‘出海’民营企业实现品牌国际化。”

  

3月6日,全国政协委员、盼盼食品总裁蔡金钗也表示,国内一些优秀企业无论是在品牌积淀、生产技术水平还是在资金实力等方面都已具备参与国际竞争的实力,但实际上海外市场对多数中国企业而言仍是空白。

  

蔡金钗他认为企业“出海”的困难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抗风险能力。国内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治、人文、国情(比如宗教文化、劳工组织等)的了解稍有不足,对投资环境、投资政策的把握稍有不当,都有可能会造成很大损失;同时,企业缺乏既熟知国外政治环境、法律法规的人才,也缺乏擅长品牌传播、市场推广且精通当地语言的人才,导致企业登陆难,经营难,发展更难。

  

他建议借助政府的资源整合力量,帮助企业提高抗风险能力,实现集聚抱团发展,在东南亚等合适地区打造由国家与国家、国家与地区、地区与地区共同设立的有法律保障的中国(福建)工业园区示范基地、中国(福建)商品城等。二是希望国家出台相关扶持政策,推动职业教育院校走出去。“出海”企业常常遇到工人缺乏相应技能、技术,也不了解中国企业管理文化。他认为应该鼓励职业教育院校“出海”办学,依托我国高校优势资源开展长期系统的定向人才培育

2018.03.09

​21 世纪经济报道

Contact us

專業  誠信  盡職  嚴謹

Power Horse USA

Philadelphia

Los Angeles

Miami

Washington DC

Los Angeles

Chicago

 

Dallas

San Diego

  • w-facebook
  • Twitter Clean
  • google+

​© 2013 proudly created by Power Horse USA